[聽我說故事]貝西Bercy
5129



布街的中餐初體驗

離開了盧森堡公園,才驚覺已經中午一點多了。原來太過專心於風景中也會忘了飢餓,回神過來,肚子才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我遲疑了一下,決定到附近的布希街(Rue de Buci)看看。布希街就在聖傑曼大道旁,路不長兩旁卻滿是熟食舖與餐廳,一路走來香味四溢,誘人的食物不斷刺激著,尤其對我這飢餓達到臨界點的人來說,簡直就是種折磨,我得趕快找家店好好歇歇。

為了怕吃到黑店,我們選了家生意較好的來試試,這家名為PAUL的店是巴黎有名的麵包連鎖店,這家剛好設有餐廳,就是這啦!服務生捎來菜單,哇!怎麼26個字母都認識,組合起來就看不懂。「這可傷腦筋了!該怎麼點?」我故作鎮定地與媽媽討論著。

在旅行前,我和媽媽很有默契地都稍微準備了一點法文單字。我比較隨便,草率地影印了幾張旅遊書後面的附錄。某次回家才發現媽媽比我還認真,準備了一本小筆記本,抄滿了各種不同場合會用到的單字,購物的、交通的、食物方面等。不過等到拿到菜單時才發現,誰會拿著這些東西一個一個對照搜尋,等到所有單字都推敲出來,豈不是都太陽下山餓死了?所以,怎麼點?就亂點吧!看到順眼的單字,就當是碰碰運氣,總不會背到恰巧選到最難吃的,我盤算著。結果,我點到了一個法式鹹派,媽媽則是選到鮭魚沙拉。好死不死,這鹹派還真是不合我胃口,誰叫我天生討厭起司太重的食物,媽媽的沙拉好吃多了。

法國人吃一頓飯要花好幾小時不是沒有道理的,尤其在生意好的餐廳。選好餐廳後,然後找到適合的用餐位置。一開始,你得要無所不用其極地吸引服務生的注意,他才會意識到你的光臨,入內拿著餐具紙巾過來。再等一會,才遞上菜單。此時,噩夢才開始。只見服務生穿梭在各個餐桌,一會兒忙著送水送飲料,一會兒又要到廚房端菜出來。那桌客人要離席,先得到室內的收銀機打好帳單,然後用個盤子裝好讓客人付費,遇到用信用卡的就更花時間了,他還得拿個讀卡機到你面前操作;除了端盤還得清理桌面,好張羅下一位客人的到來。一個餐廳總是只有幾個服務生,來來去去就要花掉不少時間,吃一頓飯簡直是在考驗你的耐心,還有等待的功力。我真為他們叫屈,同情他們工作的辛勞,他們似乎總是時間不夠用。


貝西城


吃完中餐後,我們搭乘十四號地鐵到城東的貝西城(Bercy Village),這邊要坐到Cour St-Emilion站而不是Bercy站,十四號地鐵是最新完成的,所以車站規劃都極具現代感,甚至冷冽的燈光設計還有讓人走入時光隧道的感覺,讓我頗為訝異,另外一種風貌的巴黎地鐵。貝西城是過去酒倉改建而成的購物中心,不過與其說是購物中心,其實只是條中間有葡萄藤蔓構成的大拱廊,兩邊有商家的小街而已

這裡空間不大讓我有點失望,走沒兩三下就逛完了。原本還以為可以看到一點酒莊遺蹟之類的,沒想到只有整排外觀低矮有拱門的米黃古建築,是以前存放酒的倉庫。這裡的建築全部改為餐廳跟商店,不過倒是沒有什麼特色,以居家型的商店居多,例如釣魚、休閒、模型玩具等。有幾家專賣日常用品,有點像是台灣的生活工廠。有一家以橄欖為主題的店倒是比較吸引我,店裡有著橄欖濃郁的黃綠色調,櫃檯擺滿各式各樣的橄欖油與相關產品,還有小而精緻的玻璃瓶。我順手嚐了一下試吃的橄欖油,「哇!好濃郁的香味唷!」我舔著手指頭轉頭對媽媽說。此時,天邊飄來一團烏雲,雨落。

*貝西城




*橄欖店一角




*大街




巴黎的天氣


九月的新竹總是陰霾地下著磅礡大雨,雨滴順著住家屋頂的古老屋瓦流下,匯集成小水流大把地滴落,敲得窗戶的雨棚咚咚作響。我常被吵得失了神,想起在巴黎的日子。巴黎的天氣就像難以捉摸的女人,變幻莫測。剛到巴黎的那天,看著隨時承受不住的厚重烏雲,若楠打趣地跟我們說:「這天氣挺有個性的,別看這鬱鬱地天空,你要是帶著傘出門,今天就不下雨;有時當你不帶傘出門,就準備臨著雨回家吧!」來巴黎的前幾天,我也終於見識到這種詭譎的天氣。

下著雨的巴黎,有著女人任性般的脾氣。此時天空籠罩著一片憂鬱的灰,晦闇而緊繃,看不到半絲陽光。這雨卻不傾盆,甚至還有點溫柔的感覺。巴黎的雨並不可怕,雨絲打在臉上不會痛,反到像是朋友間嘻皮的指尖輕觸。這雨來得快,去得也快。烏雲滴完哀傷的眼淚後,轉眼間就飄走而消失無蹤了。抬起頭來又見蔚藍的天空,刺眼的陽光大方地灑落。法國人似乎不愛撐傘甚至雨衣,這幾天下雨的日子裡,很少看到他們緊張地打起傘來。不是看到他們淋著雨,就是輕拿著公事包稍微遮一下。我想大概是他們也知道這雨下不久吧!

陰天或是下雨的時候總是令我很沮喪,這時不但完全沒有拍照的慾望,還覺得有點掃興,不喜歡這沉重的天空。倒是躲雨撐傘時看著行人也會看到一點樂趣。一次細雨飄著,稍大,一位年輕帥氣的法國紳士從容地轉身如跳韻律舞般地滑到對街的窗戶屋簷下,一腳彎曲擱在牆邊,一腳站立,悠哉吃著三明治,像是個討喜的默劇上演。

雨過天晴的巴黎,就像氣消的女人,再度對你露出迷人的微笑。這時全城有著一股梳洗後的清爽,讓人通體舒暢。雨水帶走盛夏的燥熱,氣溫變得微涼且宜人。灰塵全被沖走了,空氣新鮮了起來,街上恢復昔日的人來人往,巴黎也甦活了起來。


貝西公園

雨停,我們走向一旁的貝西公園(Parc de Bercy)。這裡以前一樣是釀酒的倉庫,後來被設計成紀念公園,算是一座現代公園。這裡地勢有高有低,旁邊則是圍繞著一幢幢新式的現代公寓。一走進去就嗅到一股濃濃的中國風,池塘上竟長滿了高大的蘆葦隨風搖擺,還有蓮花靜靜地貼著水面。這些高大的水生植物後方有一棟白色建築孤零零地坐落著,想必也是廢棄的倉庫之一,也因此總有些蕭瑟的感覺。貝西公園其實很美麗,被規劃成一區一區的,四處種滿艷麗的花卉,某些地方還有著遺留下來的砌石道路與廢棄鐵軌,新與舊和諧地交織共榮著。

走到一半,媽媽指著前方的一片青綠。「你看!那是什麼?」「哇!是葡萄耶!好大好漂亮的葡萄田!」驚見葡萄,我又驚又喜的叫著。綠色的藤蔓靜靜地纏繞在粗大的木製支架上,而結實纍纍的青綠葡萄誘人地垂下,偶而被風吹著輕微晃動,更令人垂涎三尺了!

「媽!所以我們一定要去香檳區看葡萄田拉!滿山滿丘陵的葡萄呢!光用想的就覺得值得…」

「可是你路況熟嗎?何況又是沒開過的手排車!」媽擔心地反問,

「世界上比開手排車難得事多的很呢?如果因為害怕那豈不是哪都去不成?」我嘀咕著。










國家圖書館與橋

走到一半,四周突然寬闊起來,一大片的青草綠地。左方有個人工階梯,上頭留著潺潺地水流。我拉著媽媽好奇地手上去。眼前的景象又讓我驚奇一次了,一做造型特殊的木板人行橋延伸到對岸,其下流著鼎鼎的塞納河,我腳步越走越快,急迫著想瞧瞧這偉大又美麗的河面。兩排高大枝葉扶疏的大道沿著河道蜿蜒,回過頭來驚鴻一瞥,前方四本翻開的大書,展開在廣闊的天空下。原來正是法蘭西圖書館(Bibliothèque François Mitterrand)。這是法國前總統密特朗的偉大傑作,裡面空間之大可以存放上千萬本圖書。

這頭可以清楚地看到剛才那座橋,造型是兩條彎曲的弧線上下交錯著,像是飛躍騰空的大魚。靜力學上完美的結構所以不用橋墩支撐,跨時代的設計連接現代又具藝術感的兩岸。我和媽媽恣意在圖書館上方的廣場走著,不時抬起頭仰望佩服著一旁宏偉的建築,「瞧!裡面的護窗木板還可移動調整採光呢!」媽媽彷彿發現寶藏地對我說著。媽媽似乎很喜歡這裡,往後的日子裡,若是有登高環看巴黎的機會,總是第一個問我:「那四本書在哪?」





下面的主題或許你也會有興趣…
我們是誰
徵好人才
徵好文章
合作提案
團隊介紹
紐約民宿
台中共同工作室
聯絡我們
著作權聲明
城市觀點
旅遊探索
美食饗樂
藝文設計
生活風格
讀者好康
HelloCities品味城市/深度旅遊網
紐約深度旅遊網
巴黎深度旅遊網
台北深度旅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