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长江图》纽约公映杨超导演媒体见面会
2090
10/27/2016 by Hello Cities 編輯室


诚邀您参加

长江图》纽约公映杨超导演媒体见面会

10月27日 周四 4:00PM

16 Washington Place, Lower Level

NYU Production Lab

PL Conference Room

 

电影《长江图》放映及讨论会@Carla kahn Memorial Speaker Series

10月28日 周五 1:30PM-4:30PM

Columbia University

2960 Broadway

 

杨超导演出席After-Party 10月28日周五 9:00PM

Solas 232 E 9th St New York, NY 10003

 

请邮件回复您将前来参加的活动

 

《长江图》

最新北美版预告

 

纽约上映影院:Regal E-walk Stadium 13 (Times Square)

247 W 42nd St, New York, NY 10036

杨超导演将出席周五周六周日的4:50PM, 7:50PM场次与观众互动
 

逝者如斯

必有人重写爱情

 

编剧 导演:杨超 (戛纳电影节 导演处女作奖《旅程》电影基石奖《待避》)

摄影:李屏宾 (《刺客聂隐娘》《海上花》《花样年华》《太阳照常升起》)

主演:秦昊 辛芷蕾

 

柏林国际电影节 银熊奖

美国电影学会AFI电影节 芝加哥国际电影节

温哥华国际电影节 大西洋国际电影节

台湾电影金马奖 香港国际电影节 富川国际电影节

 

融合现实、历史与诗的《长江图》自成一个绝美、浩瀚、神秘的魔幻宇宙。从熙熙攘攘的上海都市到白雪皑皑的西藏雪山,高淳在孕育了几千年文明的时间长河中泛舟而上。他邂逅一本诗集和在诗集中的每个江城以不同身份出现的美丽女子安陆。随着他们逐渐亲近,高淳发现安陆越变越年轻。是她非常人,还是他穿越了时空?经过了古老的回音塔、一座被洪水淹没又重新出现的古城、惊世壮观的三峡大坝,他来到长江之源头。在那里,他终于发掘了关于安陆、长江以及他自己的秘密。

 

“诗意,神秘,让人心碎的美。这部令人期待已久的巨作为中国电影开启了新方向。大师级摄影师李屏宾与杨超用胶片共同创作出震撼又深邃的光影画面。情感力透屏幕,电影艺术的胜利。”

——Shelly Kraicier 温哥华国际电影节

 

“大胆融合浪漫魔幻与现实主义暗喻一个大国的航向。鲜有作品这样优美而深沉地表现中国突飞猛进的发展。”

——Patrick Gamble, CineVue

 

“一部来自中国的蕴含智慧而忧伤的影片。希望媒体能给杨超这样的艺术家关注,他们的作品值得被庆祝。它们所代表的地方、种族、视角和人文的多元不该在美国销声匿迹。”

——奥斯卡影后 柏林电影节评委会主席 梅尔斯特里普

 

“动人的山河画卷,像从传统中国画中跃然而出。”

——《好莱坞报道者》

 

“如画杰作。”

——芝加哥电影节

 

高淳与安陆的时间之河

 

孔子说:“逝者如斯”——时间的流逝就像河流。长江就是一条时间河流,她孕育了李白、杜甫,历代先贤积累的中华文明。中国人所有对于美好的想象,对传统、根源的追求,都可以从长江获取。

 

当高淳在上海遇到安陆接客,看到的是她的结局。他接了货,出发向长江航道的上游终点宜宾行船。

 

三十多天的航程中,二人因诗歌关联,每当画面上出现文字,他们就会碰面。诗歌激发长江的时间属性,打开时空之门,令他在诗歌中记录过的地方一次次与她重逢,亲历她过去十五年流浪的片段。

 

突然他们失联了。物理之河还在流动,但工业、现代文明创伤了古老的长江,令她失去往日的美。时间河流在某个段落骤然断裂。

 

直到高淳到达长江源头的雪山,见到最初的安陆,再回头凝望走来的一路,才懂得她是怎样的一个人。此刻她在长江口望向东海,他们再也不会相见。

斗转星移,山河变幻。被改变的除了时间之河,还有爱情、信仰、追求,许多重要的东西。安陆深沉的爱与包容,具化了长江承载的中华民族记忆。

 

“他爱她:所有痛苦、低贱与荣耀的时刻。

她不能回头,要开始走新的路。但她不会忘了他。”

 

李屏宾顺叙解密《长江图》

本来的故事很简单。

十几年前年轻的高淳和他父亲在江上救了刚刚大学毕业的安陆,她和他学诗,两人渐生情愫。但安陆有一天不知为何突然跳江不见了。高淳一直以为是他伤害了她,就放弃江上的工作,去了上海,逐渐忘怀。

事实是安陆因一个事件被归为身份不好,一直被调查追踪。她跳江是因为有人来追她,临时逃走。

直到十几年之后,高淳的父亲去世,高淳回到江上,在上海岸边再见到安陆,物是人非又似曾相识,她已成为一个江上的一个妓女。

十几年来她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走到这一步?高淳在逆流的旅程中找到答案。

用胶片为长江写诗 “共创影像之先”——李屏宾

李屏宾因拍摄《刺客聂隐娘》、《花样年华》、《海上花》、《太阳照常升起》等多部华语影史经典作品蜚声国际影坛,2016年他凭借《长江图》在柏林电影节夺得杰出艺术贡献银熊奖。这位华语电影界最杰出的影像大师之一在收到年轻导演杨超《长江图》的邀请时,回复像江湖侠客般义不容辞——愿与导演为长江谱写影像史诗,“共创影像之先”。

传统文化造诣深厚的李屏宾坦言,长江对中国有深远的人文影响,他从小出生在台湾,对长江印象模糊却充满迷恋。

“《长江图》的故事很中国,有种东方的神秘感,我和导演也谈到长江中国古典水墨画的一面,将这两点呈现出来,对我自己是一个挑战。用胶片拍摄,可以捕捉长江的层次和厚重,是对长江的尊重。”

在江上拍摄,天气不可掌控,风大潮湿,船上空间小,打灯调光不方便,但李屏宾无论碰到任何条件环境都以开放的态度迎战,还每日作一首打油诗纪念。他说,“中华文明都是长江孕育的,我们不是把她的美拿出来,而是尊重她,她给我们什么就捕捉什么,就已经很美了。”

两个多月的江上拍摄生活苦不堪言,两位主演多次想要放弃,秦昊坦言,是“宾哥”给了他坚持下去的勇气,“宾哥”在剧组中年龄最大,却总不辞辛苦,敬业拍摄。对此,李屏宾说出了他的想法:“既然来了,就应该全力以赴,任何苦痛过了再说。不仅是拍摄《长江图》,我一直觉得做事要有责任感。回想起来,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

长江情结 十年磨砺

出生在河南信阳的杨超家住在一条小河附近,上学时教室外的走廊尽头是一个能望向长江的窗,从小不会游泳的他对水面和能浮在水上的物体有特别的迷恋。拍摄2004年获戛纳金摄影机(处女作导演奖)的《旅程》时,三个镜头拍到长江,下个片子以长江为主题的想法在他脑中成形。

 

为了这个想法,杨超几次到长江采风,体验江上生活。令他最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冬天已近除夕,他和两个制片已经找了很久,没有船肯带他们,他心里很急,逼制片之一沿江一艘一艘地问,终于找到一艘兄弟二人的船,要去铜陵路上两三天。冬天的长江上冷得无处藏,一床被子还要几个人轮流盖着睡。但就是这次采风,给了他最大的收获。他用拍摄来的素材和剧本初稿申请了戛纳和香港的创投基金,渐渐决定在这部影片中表达长江带给他的关于追求、信仰和时间的思考,并创造一个不谄媚、超乎性别的女性形象。

 

文学、历史、宗教、畅销、尤其历年雨果奖和星云奖获奖的科幻作品,杨超平日不挑食的阅读习惯给了《长江图》剧本丰厚的感性积累。为了准备,他又去武汉的长航图书馆借来建国以来的水文图、礁滩的历史、航运、河道这些专业的知识,划出感兴趣的部分,也读了船工写的日志,一瞥船上生活的有趣瞬间和质感。

09年时,他开始全力准备剧本,两年7稿,最终拿出一版7万字的剧本。

经历艰难的找投资,2012年1月终于开始第一期的拍摄。剧组组了一个船队从上海向宜宾出发。船队最小时三艘,一个是出现在影片中的广德号,一个是拍摄船,一个是生活船。剧组住在船上而不是每晚停船上岸,给了没有船上生活经历的人一个特别的体验。制片人还在船顶设了酒吧,邀请附近的艺术家晚上前来喝酒聊天,像是行为艺术。杨超提前准备了充分的分镜图,准备按剧本顺序拍,从头到尾把长江捋一遍,不错过任何一个画面。但冬天船上烧燃油取暖这也令制片人十分头疼,常半夜舍不得经费把暖气关掉,凌晨两点就会有人突然醒来大喊冷。船上拍摄最困难的是每重拍一个镜头都要整个船队倒船,陆上几分钟就恢复的场景,交通拥挤的水上常常要花费几个小时。有时等船队回到原位可以开拍,日照光线都已经改变。

主演 辛芷蕾 秦昊

导演选中辛芷蕾因为她眉宇间的英气,是“不献媚不卖好,具有大气场的女演员。” 辛芷蕾说,在接《长江图》剧本前,父亲和外公不幸刚刚去世,"那时候我每天都在琢磨,人死了之后究竟去哪儿了?剧本里的内容很深刻,包含很多关于宗教、生死在内的内容。我当时和导演探讨得挺多的,可能也是想从中得到一些答案。结果导演可能觉得当时我的状态和女主角安陆会比较贴近。

 

"一个比较大的困难是片子中有很多水下的戏。冷也还好啦,但是导演有一些'非正常的'要求,要求你从水里出来不能发抖。拍的时候大冬天的,零下二十几度,从江里出来不发抖那不是正常人。我都急哭了。我跟导演说,你下去给我示范一下,你从江里出来,我看你抖不抖。后来,我发现你刻意去控制它的时候,不把注意力集中在冷上,还真的是可以控制的。"长时间浸泡在寒冷的长江里,还需要徒手攀爬峭壁,伤痕累累如同家常便饭。有一场安陆自杀的戏,辛芷蕾踩着淤泥逐渐向长江深处走去,江底的碎玻璃划伤了脚,但没办法,你也不能停,那个胶片也挺贵的,一条挺贵的,导演也不太舍得用,那就只能坚持。坚持到里面也挺痛苦的,也沉不下去,也浮不上来。旁边20米处就有一个救生员,一喊卡就冲过去。

 

为角色男主演秦昊刻意增肥15斤,每晚狂灌水以达到第二天拍摄时脸部浮肿的状态,甚至好几天都不洗脸。除此之外,船上的条件也相当恶劣,没热水,没网络,大冷天还要跳到河里拍。《长江图》是他记忆中参与的最艰苦的一次拍摄。

 

船行到庐州,一期的资金全部耗尽。导演只好解散剧组,继续寻找资金。找钱花了一年半,但遇到出色的投资人也突然,看完五分钟的样片就签约。2013年11月,他拿着新的资金,又补拍了长江三峡和长江源头的雪山。

 

影片剪辑经历了三位剪辑师。2014年,第一位剪辑师孔劲蕾和导演按照剧本的顺序和逻辑,用了一年的时间尝试了120多版剪辑,却因为剧本信息量太庞大,导致影片节奏拖沓。二人想不出办法,剪辑师只好放弃,去剪娄烨导演的新片。号称“中国独立电影之舅”的制片人,也是导演北影的同学和多年好友的王彧介入后,请来一位导演很喜欢的法国剪辑师,这位剪辑师用45天的时间大刀阔斧剪出一版非常快节奏的版本,二人看得目瞪口呆,大呼过瘾。过了一段时间,杨超导演又觉得不对劲,节奏虽然加快,却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故事,他想改,法国的剪辑师却不同意,并坚持要改就不能署她的名。最后一位剪辑师杨明明大胆推翻两个导演一直坚持的原则:严格遵循剧本和地理顺序。二人重新整理100多张场景表,穷尽各种排列组合,在8个月的时间里,重建叙事顺序,保留了法国剪辑师的一些快节奏的点,也拉长了部分镜头。这一版,就是送去柏林的版本。在听说入选最终轮后,剧组用28天赶制了扫描、特效、字幕、做DCP等后制,最终在柏林的截止日期将影片送达。

颁奖典礼那天,这部前所未有的华语片夺得了最佳艺术贡献银熊奖。回想整个《长江图》的过程,杨超觉得也是一次梦幻旅程。

下面的主題或許你也會有興趣…
我們是誰
徵好人才
徵好文章
合作提案
團隊介紹
紐約民宿
台中共同工作室
聯絡我們
著作權聲明
城市觀點
旅遊探索
美食饗樂
藝文設計
生活風格
讀者好康
HelloCities品味城市/深度旅遊網
紐約深度旅遊網
巴黎深度旅遊網
台北深度旅遊網